深圳桑拿25岁深圳女子患尿毒症 确诊后被老东家

2017-03-19来源:XXXXXXXX围观:60次

      
       深圳草埔木棉岭小区,患有尿毒症的阿萍,只能在出租屋里做腹透。 记者 刘有志 摄

  25岁的阿萍,也许再也不能和小伙伴一起把募集到的校服送到边远山区的学校,也许这个年轻而富有爱心的女孩再也不能做一名“公益背包客”了。今年6月,因为脚肿去医院看病,谁料竟被确诊为尿毒症。经过近半年的腹透治疗,已花费4万元,让这个来自粤北韶关贫困家庭的女孩捉襟见肘。未来,换肾是唯一的出路,阿萍说自己对未来想得很少,“但是一定要活下去”。

  双脚浮肿被确诊为“尿毒症”

  2016年6月对广东韶关的阿萍一家来说本应是件喜事,家中的小弟终于顺利大学毕业,这个由一位母亲辛苦拉扯大三个孩子的单亲家庭终于挣扎过了最难熬的时光。

  “妈妈、姐姐和我都赶去广州外语外贸大学参加了弟弟的毕业典礼,我们一家人在他学校里拍了好多照片”,回想起当时的情景,阿萍的脸上始终带有笑意。

  短暂的相聚很快结束。6月25日,阿萍从广州返回工作地深圳,还没从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中回过神的她,突然发现自己每天都在家中穿的拖鞋要很费力才能挤进去,自己的双脚肿得厉害。

  阿萍说,自己第二天来到深圳人民医院抽血检查,医生提出要住院进行详细检查,只因没有床位不得不暂缓。6月底,阿萍转院到广州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接受治疗。“当时我被医生诊断为慢性肾炎,进行了一周的保守治疗后病情并没有好转,甚至有一次直接晕倒了,肾脏重要指标血肌酐升至7000多”。面对医生对自己给出的尿毒症的诊断,阿萍一家怎么也无法相信。就在她住院的这8天时间内,体重一直保持在116斤的阿萍,直接掉到了100斤。

  在家腹透换肾是唯一出路

  7月8日,阿萍回深在深圳中医院接受住院治疗。阿萍回忆,在深圳中医院,她先后接受了基础检查,灌肠、打针、中西药调理,血肌酐终于趋于稳定,7月16日阿萍出院。

  因为采用的是保守治疗,出院后的阿萍选择了回老家韶关休养,每周回一次深圳复查。然而,9月份复查时,医生发现阿萍的血肌酐指数再次升至1000多,人也出现了浮肿等症状。阿萍再一次住进了深圳中医院住院。这次住院,除了常规的检查用药和用中药制成的烟包外敷在脚部帮助消肿外,医生建议透析,阿萍需要采用肾替代疗法了,即肾移植、血液透析或腹部透析。

  手术出院后的阿萍借住在姐姐、姐夫暂时租住的住处,这也是阿萍每天给自己做腹透的地方。在阿萍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这个位于深圳某城中村里“临时”的家。

 

  一进门,这个小格局二室一厅的房子中最醒目的就是占据了客厅大半位置的腹透液,“这十五箱腹透液只够我做一个月腹透的量”,每隔4个小时就要做一次腹透。房间每天需要紫外线消毒二次,腹透前要洗手十多分钟,再用免洗的消毒液再次消毒。然后用保温箱加热腹透液,把体内旧的腹透液排出再把新的腹透液输进去。为了防止腹膜炎,每次给自己做腹透的时候,阿萍都会用一块无菌纱布包住腹膜管在体外的连接处……一连串的操作不能有一点纰漏。

  腹透这一治疗手段很快控制住了阿萍的病情。

  据阿萍这次住院的主治医生深圳中医院肾病专科副主任中医师杨俊介绍,阿萍的病情由于发现时间较晚,目前病情比较严重,已是尿毒症中末期。“像阿萍这样年轻的病人,我们建议最好尽早换肾。”杨俊说。